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外链怎样布局才能增加流量和转化?

2021年04月22日 09:55

我们在优化网站的时候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具代表性的就是明明自己一直不去管的网站排名却相当的好,而自己累个半死天天维护操作的站不仅迟迟排名不见涨还老是不稳定,相信这不仅仅是小编个人所碰到的问题,很多人都有过这种疑惑。


网站维护的内容价值极小。很多人每天都在关注文章的更新,但很少考虑更新文本的质量,比如新颖性、实用性,甚至经常更新一些与网站高度相似的页面。这无疑影响甚微,甚至是负面影响。这种优化行为越多,就越消极。表面效应越明显,无疑对自己网络的排名没有好处。发的外链渠道单一,外链的发布需要特别注意,好的使用对网站是好的,没有好的使用对网站是有害的,现在很多站长还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外链根本没有注重质量,认单一渠道,或者为了满足心理提示,发很多垃圾外链,比如签名链接,极低关联链接,垃圾渠道链接等,后来,他们累得半死,但没有效果。他们甚至在搜索引擎上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使得蜘蛛无法抓取和爬行。当然,网站优化越低,情况就越差。


勤于交换友链却维护不当,作为一种更有效的外链构建方式,很多人也非常重视这一点,但站长也不忘搜索引擎对此也很敏感,这一方面必须每天都有针对性,但有些人在朋友链变化到一定规模时,往往会错过这方面的监控,未能及时清除那些垃圾好友链,从而没有受到搜索引擎的直接惩罚。或者含蓄的负面评价。它直接导致自己的后续优化操作,费尽了一半的力气,甚至越忙越乱。优化过度不自然,例如,在更新文章时,总是故意把一些关键词投到标题文章中,如SEO优化,文章包含这个词显然不好,在新的搜索引擎算法中过滤这样的页面排名,基本上看不到这样的页面排名的存在。

此外,在文章中添加一些额外的锚文本也是正确的。社论发现,越是有意在权重较低的网站上添加一些内部锚链,排名不仅没用,而且有害。当然,还有更多的其他方面,具体的人可以观察和体验自己。


外链的布局也不是随便在平台上发布的,而是需要保持较高的相关性,这样才可以吸引更多同行的流量,有利于流量的增加及转化 。
总之,网站内链与外链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但是也有着牵扯不断的链接。要知道,失去了外部的链接,网站内部就失去了去外部链接的信息,如同断臂的飞鸟一样,毫无生存的意义可言。所以,企业想要做好网站优化问题,一定要找专业的优化公司解决,如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优联互通有自己稳定的IT团队,并且已经研发了一套系统,可以将企业关键词排名推到搜索引擎首页,轻松打通品牌知名度,帮助企业尽快实现收益及排名哦。





相关推荐

艾迪药业二次上会成功,赛科希德、高测股份通过审核

6月2日,资本邦获悉,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2020年第31次、32次审议会议结果显示:江苏艾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艾迪药业)、北京赛科希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赛科希德)、青岛高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高测股份)通过审核。(图片来源:上交所网站)截至2020年6月2日,总计有319家企业向上交所提交了科创板上市申请,其中“已询问”86家、“已受理”48家、“通过”6家、“提交注册”25家,“注册结果”123家,暂缓审议0家,另有1家显示为“中止”状态,还有30家“终止”审核。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上会的艾迪药业曾于2020年4月28日接受科创板上市委审核,后被暂缓审议,成为彼时四家上会企业中唯一被暂缓审议的企业。艾迪药业:暂缓审议后二度上会,说明招股说明书的修改情况艾迪药业成立于2009年,系一家以人源蛋白产品生产、销售为主的生物制品企业,同时开展部分仿制药业务及经销雅培公司HIV诊断试剂和设备业务,并正在布局开展抗艾滋病、抗炎以及抗肿瘤领域创新药物研发。公司目前收入形成了人源蛋白、仿制药品和HIV诊断设备及试剂三大板块格局;公司目前主要围绕人源蛋白产品领域以及创新药物研发领域展开。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傅和亮通过广州维美拥有艾迪药业表决权比例为26.25%;JindiWu为傅和亮之妻,通过香港维美以及AEGELTECH合计拥有艾迪药业表决权比例为26.08%。综上,傅和亮、JindiWu夫妇合计拥有艾迪药业表决权比例为52.33%。艾迪药业股东傅和祥为傅和亮之弟,直接持有公司3.66%股份,巫东昇为JindiWu之弟,直接持有公司0.75%股权。傅和亮与JindiWu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傅和祥、巫东昇与傅和亮签署《一致行动协议》,通过上述一致行动协议,傅和亮、JindiWu夫妇及其一致行动人合并拥有艾迪药业表决权比例合计为56.74%。故艾迪药业控股股东为广州维美,实际控制人为傅和亮、JindiWu夫妇,傅和祥、巫东昇为实际控制人之一致行动人。公司股权结构如下:(图片来源:艾迪药业最新上会稿)最新上会稿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13,626.44万元、27,690.56万元、34,522.52万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3,798.65万元、861.79万元、3,364.89万元。(图片来源:艾迪药业最新上会稿)公司本次申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拟采用第二套上市标准,即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5亿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2亿元,且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不低于15%。艾迪药业的科创板上市申请于2019年10月10日受理,2019年11月1日获问询,2020年4月28日第一次上会被暂缓审议,2020年5月21日再进入问询阶段。(图片来源:上交所网站)上一次暂缓审议或与艾迪药业的主营业务定位有关。公司此前的申请文件说明,根据相关法律对药品定义,从尿中提取供制药企业作为起始原料用于生产原料药和制剂的尿激酶粗品和乌司他丁粗品不属于药品,不作为药品管理,艾迪药业供应的人源蛋白业务不构成原料药生产,无需履行药品主管部门的审批、登记等程序。科创板上市委要求其说明:(1)上述各业务的本质联系,招股书上会稿披露的各业务内容总体占比与公司目前业务结构及各业务收入、成本占比是否匹配,相关业务披露重点是否和主要经营数据、财务数据相匹配,招股书目前的业务相关披露架构是否便于投资者判断;(2)根据重要性原则,申请文件将公司主营业务界定为“医药制造业”的依据,招股书披露“公司是一家以创新性化学药物以及人源蛋白系列产品的研究、开发为核心,品种覆盖抗病毒、抗炎、抗肿瘤等多个领域,集医药研发、生产、营销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是否准确,招股书说明书信息披露是否存在误导。此次上会,科创板上市委对艾迪药业没有出具审核意见,只要求公司说明前次上市委审议会议后招股说明书的修改情况。赛科希德:业务发展是靠营销驱动还是技术驱动?赛科希德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血栓与止血体外诊断领域的检测仪器、试剂及耗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医疗机构提供凝血、血液流变、血沉压积、血小板聚集等自动化检测仪器及配套的试剂和耗材,是血栓与止血体外诊断领域领先的国内生产商。公司产品覆盖血栓与止血体外诊断领域的主要检测项目,报告期末已经进入到国内8,000多家终端医疗机构,包括800多家三级医院,能够满足终端医疗机构的主要检测需求。赛科希德实控人为吴仕明。本次发行前公司实际控制人吴仕明直接持有公司46.21%股份,间接控制公司3.70%股份,合计控制公司49.92%股份,本次发行后其所控制的公司股权比例将下降为37.44%,但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截至招股书签署之日,公司股权结构如下图所示:(图片来源:赛科希德上会稿)公司选择的具体上市标准为《上市规则》2.1.2之“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上会稿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赛科希德实现营收分别为15,670.19万元、20,009.07万元、22,956.82万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2,934.71万元、5,671.28万元、7,104.01万元。(图片来源:赛科希德上会稿)赛科希德的科创板上市申请于2019年12月27日受理,2020年1月20日获问询。(图片来源:上交所网站)科创板上市委要求赛科希德:(1)结合公司所处的行业地位、销售费用、研发投入、技术队伍、产品研发过程,说明其业务发展是靠营销驱动还是技术驱动;(2)结合公司的研发活动,说明本次募投项目与现有公司生产经营的协同关系、市场空间,以及项目产出对公司技术水平和核心竞争力的预期提升情况。高测股份:如何保持公司持续稳健经营?高测股份主要从事高硬脆材料切割设备和切割耗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报告期内,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光伏行业硅片制造环节。基于公司自主研发的核心技术,公司正在持续推进金刚线切割技术在光伏硅材料、半导体硅材料、蓝宝石材料、磁性材料等更多高硬脆材料加工领域的研发和产业化应用,助力客户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提升产品质量。报告期内,公司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主要光伏切割设备为:单/多晶截断机、单/多晶开方机、磨倒一体机、金刚线切片机等;主要切割耗材为:金刚线。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张顼直接持有公司34.1762%股份,无间接持有公司股份的情形,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公司股权结构如下图所示:(图片来源:高测股份上会稿)公司适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2.1.2条第(一)项之上市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上会稿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42,530.61万元、60,669.76万元、71,424.06万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175.51万元、5,353.31万元、3,202.11万元。(图片来源:高测股份上会稿)高测股份的科创板IPO申请于2019年12月27日受理,2020年1月21日获问询。(图片来源:上交所网站)科创板上市委要求高测股份:(1)结合自身经营模式、负债情况、主要客户的付款周期和付款能力,与同行业公司对标分析,具体说明其生产经营绩效情况,以及保持公司持续稳健经营的具体措施;(2)结合行业政策及相关技术发展,说明公司技术的先进性,以及今后为保持技术领先地位拟实施的发展战略和具体举措。

2020年06月04日 11:50

租客网:租赁冲突如何轻松化解?

不少房东会遇到这样的难题,明明房租到期了,通知租客,但租客却不肯搬走。强制开锁让其搬走,一定会发生冲突,面对这样的情况,有没有什么方法能简单、轻松的解决呢?作为房东,在房租到期时,就应该询问租客是否续租,如若有卖房等特殊情况房东不愿继续将房屋出租给租客,也应提前告知租客,给其足够的时间找寻其他房屋,以免陷入被动。如果租客未及时向房东提出继续租用的要求,但在租赁期满后又不愿迁出房屋,就属于违约行为。在这种情况下,租客除了要支付逾期使用期间的租金外,还应偿付违约金,如果因这一违约行为给出租人造成经济损失(如本应将房屋出售,却因租客赖住行为导致未能出售),而且损失已超过违约金的,租客还应给予赔偿。作为房东有哪些权利?房东有权向租客收取租金,但必须依照租赁合同规定,并向租客提供具体的发票和收据;2、房东有权按合同规定收取不超过3个月租金金额的押金;3、租赁期限已满而又没有重新签定租赁合同的,房东有权按合同约定期限收回房屋。如租客拒不搬出,出租人可以请求房地产主管部门责令其迁出或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4、如租客利用房屋进行违法活动、擅自改变房屋结构或约定用途、擅自将房屋转让、转租或调换使用、拖欠租金累计6个月以上或连续拖欠租金3个月以上,房东有权解除合同并收回出租房屋。遇到房租到期了租客不肯搬离的现象,房东应这样做:1、告知其在一个合理期限内(如3天)搬离并交清房款,否则向法院起诉;2、如在告知期限内未搬离,到法院立案庭起诉,并请求诉前财产保全,由法院查封存在房内的货物;3、起诉还房款、迟延给付房款的同期银行利息、搬离租屋、给付超期租住的租金;遇到房租到期租客不愿意搬走的情况也不要慌张,更不用义气用事,必要的时候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维护自己的权益。

2020年04月30日 11:14

租客网:公寓运营商们,2020年的你,还好吗?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11日 14:23